这个方案还不如未起诉之前的方案

时间:2018-12-04 16:59 点击:

         双方未就此方案达成共识,庭前调解未果。姚云觉得,这个方案还不如未起诉之前的方案。
 
  但不久之后的一份反诉状,让姚云目瞪口呆,用她自己的话说,这是“进入社会的第一课”。姚云和朋友都遭到了自如方面的反诉。
 
  根据姚元提供的法律文件,反诉请求要求他们支付2018年8月21日至11月20日期间的房屋租金一万余元及相关的违约金,同时承担反诉的费用。
 
  姚云告诉深一度记者,自己与自如签约的租期为一年,租金按季度支付。在8月21日以前,已缴纳第一个季度房屋租金、押金、服务费。而自己从7月28日起便搬离该自如房,且在8月18日已将解除合同告知函以微信和EMS两种方式通知自如公司。
 
  姚云向记者提供的《告知函》显示,姚云认为自如将甲醛超标的房屋出租给消费者的行为,系严重违约行为。本人现依法解除合同。作为北京高校的大学毕业生,姚云与王骁的经历相似。她在入住自如房一个月后,出现头晕症状,皮肤也像王骁一样开始起红疹。姚云向自如申请了室内空气治理,治理人员均表示“没问题了”,但情况并没有改观。
 
  姚云和室友又请具有CMA资质的检测机构对室内空气进行检测,结果显示,两个房间甲醛浓度均超标。姚云拿到结果后,第二天就搬离了住处。
 
  姚云和自如就赔偿的协商同样不顺利,她无法接受自如除了退还剩余租金再补偿一个月房租,同时需要签“封口协议”的方案。8月16日,她向北京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。
 
  让姚云意想不到的是,起诉两个月后,她和室友没等到正式开庭,却先收到了自如公司10月25日的反诉状。
 
  实际上在一个多月前,法院希望能够庭前调解沟通此事。姚云记得,9月12日那天,在朝阳区法院酒仙桥法庭,前来沟通的是自如的法务部门律师。对方提出自如法务部门与销售部门分属不同部门,所以不承认之前自如经理、总监与她沟通的所有成果,并且要求重新提出赔偿方案。方案即“退剩余租金,并撤诉“。